全站搜索
图片
 
 
 
联系我们
地址:杭州市莫干山路2168号
邮编:300009
电话:0571-98765432
传真:0571-12345678
网址:www.abcde.com
邮箱:boss@gmail.com
 
 
新闻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24岁女孩办网贷美容疑因无力还贷喝农药身亡母亲:女儿曾维权未果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6-08 12:05:3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24岁女孩办网贷美容疑因无力还贷喝农药身亡母亲:女儿曾维权未果(主管q+83670629 Skype号live:.cid.a0aac7b1fef6d741)是中国最权威的一个拥有核心技术的互联网游戏开放服务商,也是领先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会员产品提供商。

  一个多月前,24岁独生女不堪还贷压力不幸身亡。家人通过女儿手机里的信息,认为2023年7月大学毕业的女儿被美容店诱导做祛痘医美网贷,他们希望这样的问题不再上演。

  6月5日,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从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,执法人员根据女孩投诉,前往涉事美容店现场检查,未发现女孩“被贷款”,尽力调解下美容店同意退还女孩家属1万元。

  45岁陈女士介绍,他们一家是湖北人,她和丈夫在苏州打工,24岁女儿小雪在杭州生活,学酒店管理专业。

  “她脸上长青春痘,去年7月,她刚毕业就贷款去做祛痘的美容,美容店是杭州西湖区的一家店,但她没有找到工作,没有偿还能力,今年4月22号就喝农药自杀了。”

 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显示,2024年4月22日,小雪在医院因呼吸衰竭而亡。

  陈女士查看女儿的手机记录,发现女儿办理了两笔网贷。“去年在辖区派出所查,她网贷涉及几万元。她自己报了武汉科技大学,后来又说她去不了,我给她报成人本科的学费退回来,她也交到美容店里面去了。”

  小雪委托的律师所发催告函显示,“2023年7月4日、8日,小雪与美容店达成医美项目服务合同,后美容店推荐与自己门店有合作的网贷平台,小雪先行贷款48300元”。

  陈女士解释称:“她一直绑定着我的银行卡,就花我的钱。后来我不让她用了,我在苏州,她在杭州,她一直在学校,后来毕业才出来。”

  “她开始可能想着自己还,但也还不起,因为她没有工作。她办网贷一共是两个平台,因为还不上贷款,网贷公司肯定打电话要催讨,而且还影响个人征信。”

  陈女士提供了女儿被扣款记录和网贷公司发送的催讨短信——“您的分期账款已到期,天选团队请立即处理,维护您个人信用。严重超过应还日期,将委托相关律师事务所进行后续处理。”

  陈女士告诉记者,女儿刚毕业尚无工作,根本无力偿还网贷,但催收电话不停骚扰,女儿生前多次投诉无果,最终不堪还贷压力才轻生的。

  陈女士表示,“她投诉过美容院,也要求对方公司退款。还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过,要求美容院天选退款,甚至还请过律师。”

  落款时间为2023年12月13日的律师催告函显示:“2023年7月初,美容店推荐小雪与和自己门店有合作的网贷平台进行贷款。小雪先行贷款48300元,然而后续美容店并未出具发票合同,且委托人小雪认为美容效果不佳,故向美容店提出退款申请,但美容店一直未回复,严重损害委托人的合法权益,希望收到此函3日内退还48300元。如逾期未履行,将协助委托人坚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,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。”

  小雪与律师的微信沟通记录里,小雪认为美容店诱导刚毕业的大学生,谎称有工作贷款,医美消费。

  微信记录显示,小雪从2023年7月到12月,接受美容店的美容服务项目,还涉及一些护肤产品。

  陈女士表示,今年5月,他们去找美容店交涉,“他们也承认是因为他们而起。我们投诉给当地工商(市监),协调之后他们说给补偿,拟定了协议,他们答应给我们退1万元,他们发了文件(拟定协议)过来,但我们最后没有签字。”

  陈女士告诉记者,女儿在美容店做祛痘美容,并没有好的效果,这也是女儿坚持维权要求退钱的原因。

  陈女士提供了女儿的生活照和遗照,“她做了祛痘后,去年10月份她手机里发现她的自拍照,脸上还有;她走时在殡仪馆火化送别前我给她拍照,她脸上还有很多……”

  夫妻俩的独生女儿没了,陈女士悲痛欲绝,他们不希望女儿的悲剧再度上演。“她是爱打扮的,她出门有时间就化一下妆……我们也没有文化,也没想那么多,就把她安葬了。”

  “我们夫妻俩身体都不好,我老公有脑出血,其他的毛病也多,我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也被我女儿花光了。家里现在只剩两个老人,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我的诉求就是,我们现在无依无靠了,希望这样的美容贷款不要再去害别人了。”

  6月5日,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涉事美容店,一位店长承认小雪在店里做过祛痘美容。

  “具体的情况,我们已经跟她家属和民警,包括市场监督局,全部都沟通清楚了,我没有义务向你再解释任何问题。”

  这位店长挂断手机,记者再次拨通后,表明需要向店方核实家长反映小雪被诱导办理美容贷款的情况,这位店长回应称:“你找我们核实情况,可以找民警,我们这件事已经在公安机关备过案了,我这边不会跟你沟通关于她的任何信息。”随即再次挂断了电线日,陈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,他们也曾与美容店方交涉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不仅如此,女儿逝去已一个多月,女儿的手机包括她的手机,至今还能收到网贷公司的催款短信。

  陈女士表示,女儿生前打12315投诉,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古荡市场监督管理所在1月8日审查认为符合受理条件,决定受理。

  记者看到,西湖区市监局古荡市监所之前向小雪反馈称,经查,商家未发现违法行为,对于投诉举报人的投诉事项,商家拒绝调解,建议投诉举报人通过司法途径处理。

  6月5日下午,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杭州市西湖区市监局,该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证实,“我们和所(古荡市监所)都处理过。”

  这位执法人员答复记者称:“说店长诱导她贷款,我们去现场检查,美容店里面有宣传的价目表、宣传的项目,没有看到关于贷款什么东西。我们也跟当时的店长沟通过,店里人员说没有给她推荐过贷款,然后比如说她当时钱不够,后面又从哪里找过来的钱,说他们也不清楚,至于他们店长说的话是否属实,我们也没办法核查,因为我们现场看到,包括店里电脑的记录也好,都是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贷款的东西,他们两方所说目前是没有办法核实的。”

  对于小雪是否“被贷款”,执法人员表示:“至于她的贷款是怎么来的,我们没办法核查,退一步讲,就算美容店违规贷款,应该由主管部门来核查处理。”

  执法人员表示已尽力调解,“当时我们考虑到投诉者(小雪)已经去世了,我们也是现场调解了。店里说她的项目都已经做完了,而且说她做的很有效果,所以也是不愿意退钱。但我们后面又经过两边的调解,美容店才同意给退1万元。”

  执法人员透露,起初美容店并不愿退款,“无论出于什么情况考虑,女孩不在了,一定给人家退一部分。家属有诉求,我们是尽我们能力去调解,最终签不签协议,不在我们工作范围之内,我们没有强制商家一定要退多少,我们没有这个权力,我们也尽了最大努力,但没有达到双方都满意。”

  记者询问,小雪与美容店签署的美容服务合同是否提供给市监局,执法人员回应称不清楚,“美容店提供了客户服务手册和护理记录,包括她签的知情同意书。美容店开具有发票,这个应该问美容店。”

 
 
图片
脚注信息

天富注册化工生产企业网站 Copyright(C)2019-2029

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
图片